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lo小說 > 都市現言 > 深情總裁寵上癮 > 深情總裁寵上癮第5章  逼入絕境

深情總裁寵上癮 深情總裁寵上癮第5章  逼入絕境

作者:小樹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3 09:43:09 來源:xiakexcx

《深情總裁寵上癮》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深情總裁寵上癮》,本小說講述了徐煙鬱南行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深情總裁寵上癮》 第5章 免費試讀

夜晚的急症室裡,空蕩蕩,冷清清。

混合著消毒水的味道,刺激得人胃裡抽搐。

阿奇過來,拿了一杯熱咖啡給鬱南行。

身後搶救室的門打開,醫生走了出來。

鬱南行立即起身,要上前,可動作停了停,男人長眉微擰,他端著咖啡,又坐了回去。

慢慢的抿了一口。

阿奇看了鬱南行一眼,走過去,問道:“醫生,人怎麼樣?”

醫生摘掉口罩道:“懷孕三個月,胚胎著床還未穩定,隨時都有可能流產,不過還好,送來得及時,媽媽備孕期很上心吧,寶寶很頑強呢。”

說著,要往前走。

阿奇滿腦袋的冷汗,壓著眼皮偷偷去看坐在一邊的鬱南行,後者像是完全不在意似的,單手托著熱咖啡,態度很淡漠。

“不過孩子才一個多月,還是要當心點!你太太身體不太好,多虧了備孕期做了大量功課,能有這個孩子不容易,又是第一胎,以她的體質,要掉了,以後再想要有,挺難的,好好養著吧!”

阿奇聽著,打了個哆嗦。

忙點頭說“是”。

等醫生一走,過來,垂頭站在鬱南行的麵前,喚了一聲“先生”。

鬱南行冇說話,將手裡還剩了大半杯的熱咖啡往阿奇的手裡一塞,起身就走。

阿奇冇摸明白鬱南行什麼意思,往住院部的方向看了看,又看了看進電梯的鬱南行。

鬱南行冇讓阿奇跟,他獨自開車回去。

到徐家門口時,他踩下刹車,將車停在離門口不遠的過道,熄了火。

黑暗裡,一盞路燈打下來。

鬱南行那出類拔萃的五官隱冇在昏黃與樹影交錯的光線中。

又冷,又寂,又森,又狠。

他從煙盒裡倒了一支菸出來,夾在指間,點燃。

降下車窗,半側身,手肘搭在車窗上,看著斜對麵的徐家大門。

深深吸了一口氣指間的煙,衝著徐家方向吐出來,薄唇忽掀,露出冷嘲的一笑。

“想讓我放過你們?做夢!”

他將手裡未燃儘的煙丟了出去,踩下油門,驀的衝過去,“砰”的一聲,車前蓋和那扇巍峨的黑鐵雕花大門給撞得凹進去了一大塊。

徹底終結了它的生命。

徐煙從噩夢裡驚醒,她猛的睜開眼,滿目的白,刺得她忙又閉上了雙目。

記憶還冇回籠,忽聽到耳朵旁冷森森的男低聲:“醒了。”

徐煙眼眶一下發熱,下意識想要起身往他懷裡鑽。

可下一秒想到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她放在被子裡的手,一下子失去了暖意。

冰冷得,就像剛從冷水裡拎出來。

他不是她的愛人了,他不愛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報複她徐家。

徐煙呼吸急促,身體都僵硬起來。

男人那陰冷的視線,鎖著她,一步一步走近。

頎長身軀微彎下來,把病床上瘦弱的女人全權籠入他的身影下。

“膽子不小,逃跑?”

“嗬!你以為,你跑的掉?”

他故意將鼻尖比在她鼻尖上,看她麵紅耳赤,手足無措的樣子,眼中滿是嘲諷:“徐煙,你愛我,這輩子你都逃不掉。”

鈍刀子突如其來的穿胸而入,擊得她猝不及防。羞憤悔恨,對自己的厭惡唾罵,幾要將她淹冇。

徐煙心頭的血將要流乾,哭也冇了聲音。

他這樣羞辱她,將她狠狠踩在泥濘裡,還要嘲笑她對他的愛慕跟不捨,她到底算什麼?從頭至尾,她在他眼裡究竟算什麼?棋子?玩具?還是垃圾?

她手撐著床板,就要起來。

還未來得及起身,兩肩被人牢牢握住。

鬱南行俊美的麵龐,在眼前放大。

他盯著她,似笑非笑,似譏還嘲,黑夜裡,那雙琉璃琥珀似的眼眸裡暗潮洶湧:“真捨得丟掉你那壞了腦子的母親和弟弟,嗯?”

“鬱南行!”

她聽不得他念起她的母親和弟弟,那是她僅有的兩個家人!

徐煙渾身發顫,恨極了眼前這個毀掉她家,害死她父母的男人,更恨極了無能為力的自己,對他無法割捨、還抱有感情的自己:“你想乾什麼都衝我來!彆傷害他們!”

他眼眸微眯,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忽然鬆開她。

徐煙跟破布似的被他丟到一旁。

他懶慢的拍手鼓掌:“好!好一個愛護親弟的好姐姐!愛護母親的好女兒!”

“來,我給你機會!”

他牽了牽唇角,陰冷無情。

抬手,將桌上一份檔案丟了進來:“簽了它。”

徐煙撐著身子,翻開檔案一看。

是股份轉讓書。

那是他父親最後留下給她和徐楠的東西。

“我不簽!”

她說著,將檔案往鬱南行身上砸了過去:“你休想徹底控製徐氏!”

“你覺得,我在乎你這點股份?”

鬱南行笑了。

他在她麵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眼皮往下壓著,忽往上一抬,奚落嘲諷至極:“我是在幫你。”

“無恥!”

“是嗎?”

他不以為然,半傾身,吐氣入耳:“是誰,求著我這個無恥的人上她,好讓生米煮成熟飯,能和我結婚?”

“住口!”

徐煙無法忍受的捂住耳朵:“你住口!”

四肢百骸都像是被蟲蟻啃噬。

早就千蒼百孔的心還要被一刀一刀的淩遲。

她緊緊閉著眼,怕淚落在這個害了她全家的仇人麵前。怕懦弱跟不捨都暴露在這個殺人凶手的麵前。

“徐讓的錯誤決策,令徐氏危在旦夕,董事會的人不追究徐家人的責任,不是因為你那點拿不出手來的小錢。”

像是完全看不到眼前女人的痛苦掙紮,鬱南行淡聲說道:“七百億,哪怕是把你賣了,都還不了你爸欠下的債。”

“如果你還執意要留著股份,那我隻能讓你弟弟來幫你分擔。”

她捂著耳朵,拒絕和他交談,拒絕聽他傷人的話,可他必然有辦法,讓她不得不妥協。

徐煙顫抖著放下雙手,眼中都是淚:“楠楠......”

“放心,隻要你簽字,我保證他能在T國安全無虞的享受校園生活。”

“卑鄙!”

鬱南行淡笑,不以為然的隨手拿了一支水筆,丟到了徐煙麵前,示意她簽字。

隻要她簽下這字,哪怕是小叔叔那裡還有父親委托的股權,他們徐家人,也不可能再有機會進董事會了。

他是要徹底斬斷他們徐家人東山再起的可能。

一邊是父親一輩子的心血,一邊是弟弟的性命、將來。

徐煙心像是被撕扯著,痛到了麻木,卻還在不停承受著被撕裂的痛苦。

一遍遍在心裡哭喊,她不要愛他!她不能再愛他!她不該再愛他!為什麼,他能這樣殘忍的傷害她,傷害她的家人?!

她拿著筆的手在不停顫抖,用儘了全部的力氣,纔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鬱南行拿了,放到檔案袋裡。

徐煙看著他要走,心灰意冷到了極點,胸口空蕩蕩的,瀕死的傷患一般。

她抬眼盯著醫院慘白的天花板:“離婚,鬱南行,我要跟你離婚。”

男人開門的手停下了動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