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首页登录-恩施清江上游堰塞湖已开始泄洪

  恩施清江上游堰塞湖已开始泄洪

  清江上游沙子坝山体滑坡,当地加大清江支流云龙河的水库下泄量冲开口子,缓解瞬间溃坝风险

  7月21日,恩施出现新险情,清江上游发生滑坡形成堰塞湖。云龙河水库加大下泄流量,堰塞湖顶已被冲开,瞬间溃坝风险减小。此前的7月16日至17日,湖北恩施降下特大暴雨,造成城区大面积被淹。

  新京报讯 7月21日5时30分许,湖北恩施屯堡乡马者村沙子坝山体滑坡,造成清江上游形成堰塞湖,上游水位已上涨5米左右。21日15时许,新京报记者从恩施州水利和湖泊局负责人处了解到,已腾出大龙潭水库部分空间应对可能出现的堰塞湖溃决。

  山体倒塌造成河道堵塞

  恩施州水利和湖泊局负责人介绍,7月19日、7月20日,屯堡乡马者村沙子坝附近出现小范围、零星式滑坡。7月21日5时30分许,滑坡加剧,泥石将清江河道堵了个严实,形成堰塞湖。

  恩施某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罗祖英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视频显示,在屯堡乡马者村,滑坡地段房屋垮塌,道路破裂,多栋背靠河流的三层房屋倒进河里,马路上拉着警戒线。

  另一段视频中,一名村民介绍,在滑坡处,原来100多米高的山体现在只剩下30多米,大量山体倒塌,造成河道堵塞。地图显示,屯堡乡位于清江上游,距离恩施城区20多公里。

  罗祖英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所住小区靠近清江,一早社区人员来组织撤离。据她提供的视频显示,清江水位已经大幅上涨。

  中午12点,新京报记者在清江风雨桥段看到,清江水位较前两日明显上涨,水流湍急,岸边拉起警戒线,沿岸有人值守。

  湖顶已被冲开口子 缓解瞬间溃坝风险

  恩施州恩施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预警,城区居民不要到清江边上走动。同时,为了应对上游堰塞湖瞬间溃坝,须提前做好撤离应急准备。

  屯堡乡党委书记雷世军告诉新京报记者,险情发生后,屯堡乡紧急预警。乡镇通过广播向村民播报紧急通知,要求车坝、马者、居委会、花枝山、鸭松溪位于500米以下的村民,迅速转移到500米以上的安全位置。“经过紧急撤离,目前,风险区的居民均已转移至安全地带。”

  恩施州水利和湖泊局负责人介绍,大龙潭水库在滑坡处下游10余公里处,已腾出大龙潭水库部分空间应对可能出现的堰塞湖溃决,城区不淹。昨日11时许,水库已腾至枯水水位。

  据恩施发布昨日下午消息,昨日上午10时15分开始,云龙河水库加大下泄流量,与清江上游来水冲开马者沙子坝滑坡体堆积的堰塞湖顶,形成了一个口子,达到200立方米/秒的下泄流量并逐步加大,缓解了堰塞湖可能瞬间溃坝的危险,处置过程中无人员伤亡,恩施城区风险减小。城区居民不要恐慌,可以在保持警惕的前提下,开展正常生产生活,随时服从所在社区防汛安排。

  ■ 特写

  洪水后的恩施:组织清淤、恢复水电

  7月16日至17日,湖北恩施降下特大暴雨,流经恩施城区的清江漫堤,造成城区大面积被淹,部分路段积水深达数米。在受灾较为严重的老城区,不少群众被迅速上涨的洪水困在房屋内。恩施市多部门启动救援,利用冲锋舟等转移受困群众。据湖北日报报道,两天内,恩施市共安全转移群众28793人。

  洪水过后,当地组织清淤,恢复水电、路面交通,生活在两三天内逐渐恢复正常。不过眼下,随着降雨来临,他们还将面临挑战。

  “水涨得太快了”

  洪水之后,网络上一个视频广为流传,一辆白色越野车被洪水“抬”到了恩施体育馆第13级台阶上,而在台阶下的积水里,还有大量车辆漂浮。这辆白色越野车也被当地人戏称为“网红车”。

  21岁的恩施人王前(化名)家在体育馆前开了一间保险箱店,“网红车”就在其门店后面。他记得,7月17日下午,“水奔涌而来,就像海浪一样,一层一层的。”

  7月17日下午,在恩施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罗祖英被安排在清江西岸的亲水走廊观测水位。罗祖英回忆,17日那天下着大雨,她和其他单位的人打着伞分散在亲水走廊上四处观测水位。下午3点半左右,清江水位开始漫过亲水走廊,短短几分钟后,水流便凶猛起来。“眼见河水涨起来,耳旁传来堤坝上竹子被水折断的声音,涨得实在太快了!”

  两天内转移群众近三万人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落款为7月17日14时40分的《转移通知》显示,根据《恩施市城市防洪应急预案》二级响应的要求,城区部分地域即将淹没,要做好清江干流及龙洞河恩施城区淹没线以下的群众转移。

  按照上述《转移通知》,一共涉及18个社区计划转移26000多人。其中,舞阳坝街道官坡社区地势低洼,是恩施城区内最先被淹没的地方,计划转移2000多人。

  在官坡社区救援的恩施义工协会队长朱瑞廷告诉新京报记者,17日下午4点左右,洪水侵袭了社区内几栋上世纪80年代建的单位宿舍楼,“一楼二楼都进水了,当时附近商户用喇叭提醒居民赶快逃生,大部分居民跑了出来,只剩下二三十位居民被困。”

  由于道路被淹,交通瘫痪,舞阳坝街道从应急管理部门调配了一些冲锋艇,将被困居民从楼房里转移到艇上,老人小孩则由穿着救生衣的民兵游过去背出来。

  7月20日上午,不少店铺已经清理得差不多,纷纷把晾干的衣物挂在街上“甩卖”,吸引不少人前来。

  当地一家服装店老板唐秀英告诉新京报记者,店内一共淹了几万件衣服,她先是组织员工手洗了几千件,后来实在洗不过来,就送了两万多件到干洗店,一件5块钱。到了甩卖的时候,“一般就五折卖,别人还得讲价,最后就相当于三四折了。”

  恩施中考顺利举行

  7月18日清早,城区洪水退去,清理淤泥成了头号任务。朱瑞廷告诉新京报记者,1100多名恩施义工协会人员分成9个小队,在5个受灾严重的辖区,和城管、街道等政府部门人员一起进行清淤、灾后恢复工作。

  7月19日和20日,在受灾严重的清江西路、胜利街,国家电网恩施供电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抢修设备、更换电表。

  7月20日,恩施开始了为期三天的中考。位于舞阳大道三巷的舞阳中学因背靠龙洞河、地势较低,一度被水淹。18日凌晨,洪水退却,学校立即组织大量人员打扫卫生和消毒。19日,初二学生的地生会考在舞阳中学举行,之后进行最后的清淤工作。20日,中考顺利举行。

  新京报记者 向凯 张静雅 实习生 吴晓旋

【编辑:梁静】